那些片段

“马上要见到孩子了,我怎么还有点儿紧张呢?”我怀着紧张又兴奋跟老婆说。

“你紧张什么?!反正我不紧张,我想赶紧卸货!”老婆一脸傲娇。

转天,老婆又悻悻地对我说:“怎么办?我好担心啊!有点儿紧张!”

“哼,还说我,自己还不是照样紧张”。

“我是担心孩子长得太像你,想起来就发愁。”

“……”

虽说孩子必须长得像我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个相像的程度嘛……我照了镜子以后也有点担心了。毕竟,自从跟老婆结婚以来,以上相似的对话,就像夏天的知了,随时随地倏忽冒出来打击我。套句流行语叫:一言不合就发车。

刚办完婚礼那会儿,老婆看着我,然后忽然故作哀伤地说:我觉得这几天可能是你颜值的巅峰了。

我这个恨呀!

没过多久,因为某事找一陌生的女生打听点事情,从背后叫住她,她转过身来忍不住地笑,说你看起来怎么像都教授啊!

回去兴奋地告诉老婆,今天有个人说我像都教授,我瞬间觉得都教授还是挺帅的。老婆听完,忍不住狂笑:不可能,那人眼花了吗?还是说你眼睛小?你看,我就一直说你像朝鲜人吧?

确实,现在看上去是眼睛越来越小,估计是因为越来越膘肥脸大了。以前听窦文涛做节目是说胖了之后会有一种羞耻感,不想出门不敢出门。当时作为一个怎么吃也吃不胖的瘦子,我对自己的人设是翩翩白衣书生,讨厌胖子讨厌肌肉男,就是看书,也对身材颀长的人的好感百倍于一个胖子,当时,我对这句话是从心底里认同,“嗯,对,我也这么想。”

结果事实证明,“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们终将成为自己讨厌的模样。

人的价值观是很脆弱的,在对自己无关痛痒或者有利的时候,无论对什么歪理邪说都很容易产生共鸣。在我变成一个胖子之后,面对各种人“哟,这几天是不是又胖了”的揶揄声时,一个铁砂掌飞过去,重重地拍在其人的背上,让他三天吃不了饭,更加衬托我的胖来吧!

老婆自诩是个吃货,我才发现原来只具备能吃这一特点的人不能叫吃货,甚至这一特点跟吃货半点关系都没有。

以前觉得我对老婆是照顾地还不错,经常批评她“吃水果用嘴,洗衣服用嘴,开车也用嘴”,“我要吃水果,去给我洗洗;我要去哪儿哪儿,带我去。”每当我说:你不会自己开车嘛?她总是嘴一嘟,手一叉,再摆个45°仰望天空的角度:我不开,有司机开车我干嘛要开。

于是,我还身兼墩子,洗碗工和司机等数职。毕竟,用老婆的话,做饭最重要的环节是炒菜,洗菜切菜和和洗碗这些低端的活儿你来干就行了啊?不然要老公干啥!完了我还得感恩戴德,毕竟,现在社会的论调是低端劳动早晚要被机器替代,我现在还有杯剥削利用价值,是高端工种的恩赐!

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见到我家孩子,老婆已经买齐了所有的装备,周末在家就整理妥当,把小衣服小被子小床等打扫干净,甚至在给朋友的孩子买乐高玩具时也一买两套,说要给孩子玩儿。结果当天晚上,就自己很开心地先搭起来了。

以前她说起工作来总是工作第一,还经常给我打预防针:如果我们公司要把我调到国外,你可跟我一起去哟。然后又顿一顿,接着说:嗯,反正不管你去不去,我要去,不管怎么样也就两三年。弄得我很无语。现在一有孩子,老板再问有没有调到国外的想法,或者想调到哪个国家去?不等我发表反对意见,她自己脑袋已经摇的像拨浪鼓了。哈哈。

老婆的目标是要开店,不是小资们要开咖啡馆什么什么的。而是重口味的四川小吃。“我们四川好吃的多了去了。随随便便弄个过来就能征服一堆吃货!”

不过因为理念不同,我总觉得老婆开店是要亏钱的。所以股票大火的时候,我说盈利在多一点儿就给你开个店啊?毕竟我得准备你开两次店的钱不是吗?有一阵老婆又不想着开店,回来心心念念地说我们再贷款买个房子吧,地段好一点儿的,放到airbnb上出租。我这个讨厌的工科生又在那儿跟她算投资回报率,终于把她说服了。结果,结果就是股灾来临,最多的几天一天就能亏掉一年工资,虽然当时是浮盈,亏起来不是很肉疼。最终的结果就是,房价涨成了这样,股票上串下跳一场空。话说老婆对我买股票还是挺支持的,涨了跟她说她没兴趣听,“把钱挣回来就行!”。股票跌了,跟她说,“没事,长期投资,要坚持价值投资啊”,“可是今天亏了八万”。“啊?什么?这么多!你是想造反了吗?”也仅限于此而已。如果再多一点儿,也只是问:老公,你是不是也上楼顶排队去了呀?哼,我才不去排呢!

 

《那些片段》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