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

记不清从哪一天开始3D打印突然冲进了大众的视野,从食品到衣物,从家具到零件,甚至枪支,人体器官等,在大众传媒的具有煽动性的推波助澜下,彷佛新的上帝立马就要诞生,瞬间就能打印出一个新世界。

还记得第一次听说RP技术的样子,那是我大三的一个下午,在技术工人的摇篮–黄渡理工学院,我们七拐八拐地到一个教室里看到那个老旧的机器慢悠悠地打出来的那个东倒西歪的小塑料瓶,精度很差,似乎瓶子的表面还有些地方没有填充完整,当时老师也说这种东西主要是设计师用来验证自己的设计,直接打印出来模型。所以那次对这个技术的印象就是质量太差,强度根不能谈不上,说是设计师用来打印模型,我严重怀疑哪个人会有耐心去等那么久,然后出来的是这么破玩意儿,就是拿个客户,不仅起不到好作用,反而会坏事。

谁知道风水轮流转。

有人说3D打印是上世纪的技术,本世纪的市场。围绕3D打印,众行业人士展开了丰富的想象力,从打印食物,到辅助教学,从生物打印,到遍布世界分布制造的云制造模式,无一不颠覆我们现在的模式,尤其想到当你可以在家随便打印出一把枪时,瞬间感觉这个世界要乱了。

最近读《3D打印:从想象到现实》,比较全面地介绍了3D打印的应用,有些已经到了实用的阶段,而更多的,只是科学家的设想,万里长征,现在还尚未启程。此外,还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分析了新技术对老制度所要带来的冲击,对于只是从技术角度来看问题的我们,带来了更为深刻的的发问。虽然这本书偏重于泛泛地介绍3D打印对生活的影响,但是也稍微涉及到了技术层面的知识。去年我曾花了一段时间来学习3D打印的几种工艺,自以为算比较了解,结合自己从事的工作,对选择性激光粉末烧结的工艺尤为感兴趣,认为在工业界,其他花里胡哨的工艺都不值一提,唯有可以打印出具有高强度金属零件的LS工艺才能彻底颠覆制造业。但是从书里才知道原来激光烧结也是分为两种工艺,而且两种工艺的成本差距非常大,美中不足的是对于两种工艺的零件的强度和实用性没有具体分析,或许需要找更专业的书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