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三点半,刚刚和蚊子大战一场。灭了四只蚊子,因为用手机照明,还不小心按了两次通话键,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家里,把我妈给吵醒了。结果还是不得清静,最后一只蚊子的哼哼声仿佛是在挑衅一般,让人”欲除之而后睡”,但是无奈它来无影,去无踪,折腾了半天也没消灭掉。索性不理它,尽管来咬吧,吃饱喝足您就消停一会儿,让我休息一下吧。谁了这蚊子整个就一无赖,吸血归吸血,吸完了更有劲儿闹腾。反正就是不让你好过,被子一蒙头,去发现被折腾地毫无睡意了。睡前看了余秋雨那篇很煽情的文章,现在突然也想来凑个热闹,评论几句。经历了大地震的考验,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有的人或者,他却已经死了,有的人,掺或进来,却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这里面韩寒算其一,王石算其一,今天,又加了个余秋雨。韩寒这种就先不说了,自己跑到灾区还没来得急受到表扬,就又发表了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想想也就因为个性二字。他的东西我看得不多,但是也有三本。大概因为新概念作文时期被人扣上了一顶叛逆的高帽,自己还不明就里就被一群人奉为精神偶像,初尝个性叛逆的甜头,就无时不刻标榜这种与众不同,或无心或有意。王石在这一次中败就败在了那张嘴。捐多捐少那是你们公司的事,有些人说就随他们去吧。但是非要出来用一种我不捐你们也别捐的姿态给自己辩解一番。不捐则不捐矣,还非要说什么负担论,仿佛捐款多的企业就是对股东不负责。王石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他最初丢下这句话恐怕不只是一时冲动,而是想标榜自己做为深市领头羊,是多么遵守公司规章,你看,公司每年只能捐一千万,现在只能捐剩余的两百万了,不能多捐啊,要为股东负责啊,要有信托责任意识啊等等,无非是想传递给大家一个迅息,万科值得信赖。无奈时运不济,这次没有在第一时间认清形势,伤害了大众的情感,弄得声名狼籍。再或者就是人到了一定程度就开始自我膨胀,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余秋雨就比较搞怪了,大概之前大家都去关心王韩等人,把他老人家忽略了,就写了这么一篇煽情的文章,来提醒大家还有这么个人存在。初衷肯定是好的,不对,是非恶意的。但文章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好像是人家失去了亲人,悲痛欲绝之际,余上去说你们不能悲伤,你们这样是不顾全大局,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等等,名为劝告,实乃遣责。看三位之言,在不对的时间做了不对的事情,就像蚊子一样,错即错矣,还到出叫嚷着扰人清梦,就不可原谅了。天已经亮了,看来今天睡不了了。早晨起来,先把那只蚊子灭了!让你嚷嚷!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