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钟

让我沉默于时空,
如古寺锈绿的洪钟,
负驮三千载沉重,
听窗外风雨匆匆;

把波澜掷给大海,
把无垠还诸苍穹,
我是沉寂的洪钟,
沉寂如蓝色凝冻;

生命脱蒂于苦痛,
苦痛任死寂煎烘,
我是锈绿的洪钟,
收容八方的野风!

只是突然地想写点东西,很多要说的话,但是又一如从前地不知道从何处谈起。FL去实习去了,要好几天才回来,估计回来以后又要回家了吧。

前面粘贴上来的诗是袁可嘉的,很简单但是很能让人心里很清净的一首诗,是初中读《香草山》的时候知道了这么个人,虽然早就不读余杰(或者说已经读不懂了),但是这首诗还是一直留在记忆里了,偶尔拿出来看一看,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是很能带给你一种高空之外看春秋的洒脱感的。php的书摊在桌子上,但是一点都看不进去。突然想到了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一直让zl帮我把刘亮程的《寒风吹彻》给打印出来,要粘贴到书桌上。(其实语文课本里还是有不少很经典的东西的,最喜欢初中课本里的《安塞腰鼓》和高中的《狱中上母书》)。曾经我不厌其烦地读了一遍又一遍的《寒风吹彻》,每读一遍,就多一份的感触,大概和当时的生活有点关系吧,我很享受那种静静地吐露出来的落寞和心痛。痛心疾首太过热烈, 很多的时候,我们就像度过的每一个冬天那样,要一个慢慢地过程去说服自己,去适应环境,去抚慰心伤……大概也就是这种我以为的感统深受让我一度想要通读刘亮程,但是当我真的有了时间,辛辛苦苦地去找了他的书回来,却发现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人,我喜欢的仅仅是“寒风吹彻”中那种静静抚摸伤痛出的寂寞和渴望。对于整天在家里整修房子的刘亮程,有种难以名说的抵触感。或许,人与人之间最可怕的,就是了解吧。不了解的时候,一切都可以找个理由来赞美,当你真正来了解的时候,才发现大家不过都是一样的普通人,高尚与卑贱,不过是给远去的人的慰藉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