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可乐

这几天忙着做课程设计,学校图书馆又不能除了挂QQ,连百度都打不开。所以一直没有更新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可乐的,尤其是百事的。听说这个很难改掉,不过,谁管他,反正本来也没打算改掉。不过这几天可真是苦了我了,晚上喝可乐基本上要靠寝室楼里的自动售货机买,但是前几天把硬币全贡献给它了,今天有了硬币,结果发现因为放假,连自动售货机都断货了。万恶的学校啊,我们还没有放呢,就这么断水断粮,天理何在!但是可乐还是要喝啊,这么热的天气,突然想起来一个月以前去超市,买了一罐zero的可口可乐,虽然一直觉着可口可乐口感软绵绵的,不如百事那么好喝,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想当初买这罐可乐可不是为了喝,而是它黑色的外表吸引了我,拿回来当摆设而已。一向以蓝色著称的百事去年的时候推出过红色包装的可乐,但是直到今天我也没有买到。而且因为和可口可乐的包装相似而饱受争议,恐怕我再也没机会买到了吧。

晨钟

沉钟

让我沉默于时空,
如古寺锈绿的洪钟,
负驮三千载沉重,
听窗外风雨匆匆;

把波澜掷给大海,
把无垠还诸苍穹,
我是沉寂的洪钟,
沉寂如蓝色凝冻;

生命脱蒂于苦痛,
苦痛任死寂煎烘,
我是锈绿的洪钟,
收容八方的野风!

只是突然地想写点东西,很多要说的话,但是又一如从前地不知道从何处谈起。FL去实习去了,要好几天才回来,估计回来以后又要回家了吧。

前面粘贴上来的诗是袁可嘉的,很简单但是很能让人心里很清净的一首诗,是初中读《香草山》的时候知道了这么个人,虽然早就不读余杰(或者说已经读不懂了),但是这首诗还是一直留在记忆里了,偶尔拿出来看一看,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是很能带给你一种高空之外看春秋的洒脱感的。php的书摊在桌子上,但是一点都看不进去。突然想到了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一直让zl帮我把刘亮程的《寒风吹彻》给打印出来,要粘贴到书桌上。(其实语文课本里还是有不少很经典的东西的,最喜欢初中课本里的《安塞腰鼓》和高中的《狱中上母书》)。曾经我不厌其烦地读了一遍又一遍的《寒风吹彻》,每读一遍,就多一份的感触,大概和当时的生活有点关系吧,我很享受那种静静地吐露出来的落寞和心痛。痛心疾首太过热烈, 很多的时候,我们就像度过的每一个冬天那样,要一个慢慢地过程去说服自己,去适应环境,去抚慰心伤……大概也就是这种我以为的感统深受让我一度想要通读刘亮程,但是当我真的有了时间,辛辛苦苦地去找了他的书回来,却发现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人,我喜欢的仅仅是“寒风吹彻”中那种静静抚摸伤痛出的寂寞和渴望。对于整天在家里整修房子的刘亮程,有种难以名说的抵触感。或许,人与人之间最可怕的,就是了解吧。不了解的时候,一切都可以找个理由来赞美,当你真正来了解的时候,才发现大家不过都是一样的普通人,高尚与卑贱,不过是给远去的人的慰藉而已。

联想公司原来的名字

大概和我差不多年龄的人都只知道联想在2001年的时候因为品牌在欧洲被抢注,为了国际化不得已把legend改为lenovo这件事。但是最初的联想叫什么名字没有几个人知道。今天下午在图书馆看凌志军写的《联想风云》,才知道原来联想的原来的名字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现在的联想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科学院计算研究所。当初柳传志他们创办联想公司的时候为了借用中国科学院的金字招牌,给公司起了一个很拗口的名字:中国科学院计算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又长又难记。后来尽管改短过,但是还和联想挂不上钩。

其实“联想”一次,和我们平时所说的“联想”的意思是一样的。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中文输入法有联想功能,就是你输入一个“人”字,就会自动出来“人民”,“人间”等等词汇让你选择。这种设计最早出现在联想早期的拳头产品LX-80汉卡,lx

就是联想的首字母。当这块汉卡变得人尽皆知的时候联想还不叫联想,在这不就之后的香港,因为要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所以才想到了香港联想这个名字,北京联想也被提上了日程。这就是联想的由来。也就是这个名字成就了广告史是上 的经典广告语:人类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

附lenovo含义:联想总裁杨元庆解读lenovo时表示,“novo”是一个拉丁词根,代表“新意”,“le”取自原先的“Legend”,承继“传奇”之意,整 个单词寓意为“创新的联想”。

免费派送的杂志


记得大学刚开学的时候,学校派校车去火车站接我们,并且每个人都收到了一本免费杂志《风向标》,当时出于好奇,对这种只靠广告盈利的杂志很看好。但是无奈内容太空泛了,一本杂志看完基本上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拿了几期以后这本杂志就突然销声匿迹了,我想当然地认为这种不注重内容的杂志是亏损了,停止刊发。但是就在昨天,突然又有同学来派送《风向标》,这本消失很久的杂志重新出现了。随手翻一翻,广告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是内容实在是不敢恭维。或许主办方认为一本针对所有大学生的杂志不能有太强的专业性,但是作为当代的大学生不会连一点交集都没有吧,至少写几篇像样的文章充充门面吧。但是眼前这本,除了刊首语,没有什么可读的文章了。难道是为了节省稿费?这本杂志号称每期发行50000本,但是可以想像如果不是因为免费派发,又有谁回去拿来看呢?以广告作为盈利点是没有错,但是如果只是发行一本广告册子,随便加点鸡肋东西来让它看起来貌似一本杂志,却一点也吸引不了阅读兴趣,又怎么会达到广而告之的效果呢?这种盈利模式在国外很盛行,但是在国内却境遇尴尬,我想不注重内容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百度了一下杂志的成本,类似这样的杂志成本在3-5元之间,按照每期50000册发行,成本高达20万元,但是按照官网给出广告的报价,收入就有40多万,即使除去物流等费用,利润也高的惊人。这块肥肉肯定会有很多人看好,如果现在不深耕内容,树立品牌,等到免费杂志泛滥的时候,广告费势必会下降,没有足够的说服广告商的理由,生存堪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