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满腹

放假了,没有事情做,发点牢骚吧。

这几天貌似北大的网站又被黑掉了。黑客以许智宏的名义发了两篇抨击当代教育的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我没有去看过,也没有去搜索,一方面因为我相信,强大的BIDU会在第一时间屏蔽掉这几篇文章的,另一方面,要说中国的大学不以培养人才为目标,我不用去靠别人的文章来佐证。

我身处这样的大学中。上个学期的英语课,老师问我们在学校里见过大师级的人物吗?底下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没有。我不想在这里讨论什么样的人才是大师,我想对于一个老师来说,除了一定的学术水平,个人的修养也直接决定学生们对他的态度。我们曾经有一个老师,上课迟到是经常地,早下课是正常地,好好上课是反常地,上课时搞笑是非常地,这样的老师或许别人不会说他坏,但是要说他合格,鬼才相信。所以他每次早下课,我们也都很高兴,反正这年头笑星多的是,何必坐在这里听你讲无赖哦的故事呢。我记得我大学开学前去高中拿毕业证,cxh对说:大学里疯子多的是。当初想当然地以为他这句话是说:大学生是疯子的多的是,的确,我见过自恋型的,变态型的,傲慢型的,恶俗型的等等等等,但是我当时确忽略了大学里的另外一个群体–大学老师,也不乏疯子一类的。我们以前上一门课(就不说课名了),一个老师给自己起了一个”号“,叫“**先生”,还要求学生称呼他的时候叫他“**先生”。还有一个老师,上课讲得笑话简直是恶俗的让你作呕。大学上了三年,什么都没有学到,包括学业和做人。现在的老师忙的是赚钱,给本科生上课这种既费时又无利可图的事情,精明的教授们是不会去做的。也就是国家硬性要求他们来给本科生上课,他们就过来糊弄一下吧,心情不爽是骂一骂这帮傻子大学生,说一说你们在浪费我的时间。结果还不如让一个学术水平一般的人来给上课讲得好。我们的教育,好像一直是以这样一种反面教材的形式在进行着–你不教我,我自学;这老师怎么这样,我以后不能这样—大学是,原本是来瞻仰大师,见贤思齐的地方,现在却是在以这样的一种形式警醒我们。我不知道这是我们的集体沉沦还是大学的一切美好都一直是我”以为“。

还有,百度似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众矢之的。LG因为版权问题撤走广告,收受三鹿300万,打压小站长,非正常手段阻挠google,这些并不全是空穴来风吧?我们在各个方面一直落后于国外,所以有了个百度在中国本土打败了google,我们就异常高兴,把百度捧上了天。但是百度是华尔街的上市公司,他骨子是希望赚取大量的利润的。如果说屏蔽一些政府不想我们看到的东西,百度做为一个弱者,我们还可以理解,但是以上的这几点我们就实在是不能接受了。中国人一直希望我们能有自己的优秀企业,百度曾经是我们的希望,处处呵护,出出照顾,但是中国网民把它养大了,才发现这家伙和你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我看<百面书生李彦宏 >,里面有一章讲到阻击google的初衷,说搜索这种东西,他可以通过一定的技术干涉,使得对于同一问题的结果大相径庭。如果国内的市场被google垄断,中国网民都使用google搜索的话,那么我们的思想就会被潜移默化的同化,就会摧毁我们中华的古老文化,这是国外的阴谋,所以百度,就是 要捍卫中国的信息主权。当时很感动,但是现在想想,只有前半句是真的,因为百度已经通过技术干涉,屏蔽了许多我们有权知道的真相。而所谓的干涉我们的思想,这种论调,鬼子才会相信。事实告诉我们,大多数时候,”don’t be evil“的google更可靠一些。

三鹿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知名度这么高吧?只是这种方式太过激烈了。就算是无良的三鹿也承受不了。但是在这件事情中,对于三鹿的讨厌,倒还真没有那么强烈。无商不奸,三鹿也不例外。国家的相关部门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神七上天了,有人说中国的威信树立起来了。与其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去搞这些,不如管好一个三鹿,才真正地造福于民。省略不写了~~~

《牢骚满腹》上有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