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和雪

印象中,上海未曾下过这么大的雪,漫天白色,宛如精灵。独自走在慵懒的厂里,寒意袭人,总让我想起在嘉定的那些日子:冷风和着冰雨,莽撞地撞在身上,彷佛有武林高手内功一震,所有保暖的衣物便化作虚无,然后霜刀冷雨铺天盖地的打在裸露的肢体上,抽打着,让世界一下子清醒许多。
每当寒冷,也总会想起421宿舍的炊烟袅袅。一张小桌,一口小锅,一盏暗灯,一围食客。几个人刚开始都是兴奋异常,看着菜肉在水里翻滚,膨胀,右手执箸,左手擎盆,热气氤氲,缭绕了玻璃锅盖,然后水珠凝结,顺着锅盖滑落,把玻璃划分的支离破碎–眼看菜要熟了,别人盛好了麻酱等着,才有人发现自己只想着吃,却还没有酱。不过没关系,一掀开锅盖,先拿筷子伸了出去,眼镜沾了雾气也不要紧,筷子伸到了锅里,捞到碗里的就是菜。大部分人都是边捞边吃,但有人把有限的筷子投入到了无限地捞食物中去。本来想等捞完锅里的,别人啃完的时候,他才开始慢慢享用他的美食。但是每次在别人眼巴巴地等下一锅的时候,他会故意把筷子挑的老高,把鼻子使劲儿凑到筷子上闻一闻,然后感叹一声“香”。经过这一系列的显摆,终于逼着我们几个碗里早空了的人同仇敌忾,异口同声的骂一声“真贱”,然后拿起筷子,“手起刀落”,把他饭盆里的食物一股脑儿地夹到自己碗里。然后大家一起重复之前漫长的等待。
参加的人数基本不变,我们宿舍四个人加其他宿舍常年派驻我们宿舍的哥们儿,再加一只鳖。有时候也会有酒,啤酒大家分着喝,白酒就只能我和鳖对饮了。菜过三巡,关小了自己和电磁炉的火力,听一段非著名相声团体“德性社”的一段即兴表演,大家互相贬损一番,然后各自“心怀鬼胎”,试图打探各种八卦。六个老男人,借月谈风月,没有月亮的时候,只好借着昏暗的灯光谈谈昏暗的人生。当然,也会有那么几次,有人酒足饭饱,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开始追忆似水年华和那些年华里的姑娘。然后我们另外的人就会像猎人等到了猎物,没一个人都变成了专业的倾听者,屏气凝神,彷佛信徒在等待神谕,不过,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不该知道的,无论如何循循善诱,还是无从知晓。每次都聊到意兴阑珊,才起身收拾满地苍夷。不需要留话题,不知道当初大家怎么会那么多说不完的话,或许人本寂寞,我们在最絮叨的年纪,遇到了最猥琐地想打听别人隐私的人。
记得有一次喝了点小酒,再回来上网的时候发现电脑启动不了,二话不说就把电脑大卸八块,从此他们每每说起修电脑,就会提到哥的这件事儿,戏说修电脑如练醉拳,无酒“不给力”。但是我知道我不会喝酒,也时刻告诫自己别喝醉,不能像狗一样踉踉跄跄地走在大街上。总有人问我能不能喝,我说不能。然后又问醉过没有,我说没有。然后他们一致认定我能喝。其实,我从来没胆量放开喝过。
在回部门之后不久,曾经一起在JD上课的同事们要各奔东西,有人组织了一次聚会。天气太冷,啤酒太撑,遂和几个人点了白酒。于是,小酒盅和大杯子在桌子上游走。打圈的时候,别人拿起酒杯咕咚咕咚能喝上一阵,我拿着小酒盅,脑袋还没有仰起,酒就浇到了心里。干了酒杯的时候发现喝啤酒的那位还没有灌完一杯,总觉着自己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一样,也顾不得酒多烈,一口干一个,终于走路开始晕晕乎乎了。不记得都喝的什么酒,只记得第二瓶酒是在饭店里拿的,暴贵,而且暴难喝。于是出去买酒,我走出包间,感觉已经天旋地转,我试图走的镇定,我试图让别人只知道这个人喝酒了,但是没喝醉。我自我感觉良好地进来出去,拿了酒,开了瓶。到另外一桌上躲着去了。等曲终人散的时候,酒的威力已经开始爆发,踉踉跄跄地走在街上,SJC扶着我。我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了很多,天很黑,没什么好丢人的。在到药店门口的时候他进去买葡萄糖给我,我站在门口,突感荒凉,晃晃悠悠走到墙边,靠墙站着。我现在想想那时的状态,像丢了心的比干一样,看着人来人往,彷佛每个人透明每个人都悲伤。其实透明的是自己的心。
其实,人清醒的时候看不清自己,等到酒入愁肠,悲情冲上脑袋,才能把一个理智的自己拎出来,摆在自己对面,冷言冷语地批判一番。半夜酒醒,独自躺在床上,心起悲凉,胃里翻江倒海。像个傻X一样狂吐不止,然后漱口,口渴,拿起一瓶凉的饮料咕咚咕咚灌下去,刚想爬上去睡觉,又把刚喝的全吐了出来。不敢再喝,躺在床上等天亮。 我曾经以为在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两件事,都和肮脏的钱有关。但是在那样一个奇怪的夜晚,我却开始客观地审视自己,我没有把自己批评地体无完肤,我知道爱与不爱一个人的理由可以是完全相同的。但是我知道,我有过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虽然这样的年纪,无可厚非,但是似乎该有风度一点。没有了真情,又何必以真性情相待。
就像这场雪,有些飘飘荡荡下来,落到地上,掩盖起这座灰蒙蒙的城市,有些落到树丫上,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天空也因此而明亮。但是经过一夜的凝结,那些地上的雪冻结,透明而肮脏。那些枝桠上的“白花”,松松散散,毛毛绒绒,风吹残雪,他们边一团团地飘然而下,有些大的直线落地,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换个角度开放着,灿烂着,但是终归,他们会像那些现在肮脏的冰雪一样,变黑,融化。有些小的,还未落地就随风四散,走在路上,光秃秃的树瞬间重新焕发生机,灿灿地开放着花朵,风一吹,散开来,像樱花飘零。你刚记住它的好,它就倏忽不见了。如果有一天,我如飘雪,随风而摆,我希望能凭风而游,诗酒人生,豪掷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