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

说来很是惭愧,回部门前给自己定的目标里有一条是每周读16万字,但是发现工作后的时间很琐碎,所谓碎片化时光,不适合断断续续地看长篇,一直到现在才看完一本《围城》。

其实很早之前就看过《围城》,不过时间久远,加上当时年少无知,完全不懂书里的精妙之处,现在随着年岁渐长,越来越为钱钟书描写人心里的细腻和到位所折服。不过他自己作者自己倒是不甚满意,说如果《百合心》写得成,肯定要比《围城》要精彩得多,因为人对采摘不到的葡萄,不仅会觉得酸,也可能会格外怀念它的甜。让我这个没有吃到葡萄的人也格外地拼命想象它有多甜。其实,有时候读书就是读自己,随着作者的笔,会想起自己的过去,才发现过去的种种其实就像曝了光的照片,虽已成过往,虽已过曝了光,但正是因为这残存的点点滴滴,才更能引发你对过去的缅怀和伤痛。

不过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围城》这种书当初都能被列为禁书之列,49年之后一直没有出版过,直到80年重新修订过才又能出版。回去得浏览当初买的那本盗版的,说不定还是全本的。

每天工作闲暇的最大乐趣就是用手机刷刷围脖,发现了很多乐趣。虽然满屏的强拆,死刑之类,但是偶尔还能看到禹晋永之流,总是让我能忍不住地大笑,看来,某种意义上,真是该谢谢他,以及他们各种西太平洋大学的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