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说

N久不写东西,后台也散落着很多标记为草稿的零散的句子,或记心情,或为宣泄。而脱离了当时的情景,想还原成一篇文章的时候,发现难上加难。很多不想说,不可说,所以没有内容只有感叹的东西实在让人没有读的欲望。就像我认为的最差最差的书一样,《X万字》,全是所谓文艺女青年的矫情,放佛全世界欠她什么似的,读来只觉后悔。浪费了书钱,就不能再浪费时间。

最近刷微博刷多了,整天不是强拆、腐败就是被和谐。都说现在科技发达,其结果就是因为信息传递越来越快,越来越广,我们就整天要面对数不清的不公,愤懑不平。哥就是无聊上个微博,容易么我?!好在还有禹晋永之流又回来了,活宝一只,其乐无穷。

今天一素昧平生的人在微博上更新了两句话: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
窗被打开过门开过人问我怎么说

不小心被我看到了,顺手回了句:说什么?说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想来不仅无聊还邪恶。

回来一搜发现是老狼的歌儿。

里的风风里的歌里的岁月声

谁不知不觉叹息

叹那不知不觉年纪

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

窗被打开过门开过人问我怎么说

你曾唱一样月光

曾陪我为落叶悲伤

曾在落满雪的窗前画我的模样

那些飘满雪的冬天

那个不带伞的少年

那句被门挡住的誓言

那串被雪覆盖的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