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都有三部曲

最近突然任务如雪片般纷沓而至,平时总忙一阵闲一阵,这次却到现在都没有闲下来的兆头,充实,又有点儿想以前那种张弛参半的日子,人总是不满足啊。上周五,因为是快周末的关系吧,上午稍微弄了弄图纸,下午就彻底把任务给收起来,打了一下午的酱油,自己给自己放假喽。

京东的活动很给力,虽然堆积了很多的书没有读,还是没忍住这么优惠的诱惑,凑了回热闹。把刘原的三部曲给凑齐了。第二天又在微博上看到冯唐出了新书,遂在卓越上也预定了一本。有些书,是得抢回来的。当然,不一定是说书有多好,能惹得洛阳纸贵之类。而是在天朝,有些书你一个不小心它就静悄悄地下架了,你永远也不知道书里的那些文字跳将出来,造了文字的反,痛击到了有司的伤处。

把刘原的三部曲拿出来,猛然发现音乐界有一人一首成名曲,码字儿的“流氓”也都有了三部曲。

冯唐说:文字是一种虚假的材质,码字是一种无用的手艺。又在另一篇里无限感慨地说:文字是用来言志的,不是用来糊口的。我想正因为如此,才能言由心生,笔下才能无法无天,逍遥自在,成为一个不怕书卖不出的流氓吧。想当初介绍冯唐的书给ZX,当天就去图书馆借出来。跟女朋友躲在嘉定图书馆的某个角落,女朋友一边迎头痛击他,大骂“流氓,岂止是流氓,简直是流氓”,一边眼睛一刻也不舍得离开那流氓码的文字。

跟冯唐不同,刘原是靠文字吃饭的,而且他有实力让我一点开南都的网站就直奔专栏而去。书里都说满口男盗女娼,一肚仁义道德。他自己调侃说当初写专栏为了博取关注,偷师几位专栏大师,得到的要义就是要“黄”。结果后来那几位文风陡转,就他自个儿还在“食色性也”的道路上只顾埋头狂奔,等抬头看路的时候才发现前辈们要么被他 远远甩在了后边,要么叹一声“长江后来推前浪,一代跟比一代浪”后,把烟头一摔,愤愤地说声“不跟丫玩儿了”。从此后入门的小弟,终于撑到了大哥都以作古,羞羞答答的小媳妇儿熬成了婆。看他的文章,前边90%的东西在东拉西扯那点儿事,戏谑加调侃,往往最后一段会突然笔锋一转, 义正辞严或唏嘘感叹生命一番,于是文章的主旨莫名其妙地就被升华。像是想抢银行却在门口因为胆小而挣扎的劫匪,刚下定决心想要豁出去的时候,警察突然来抓另外一拨儿罪犯,把他的营生给毁了,但他也有了资格躲在围观的人群里为警察的英明神武欢呼雀跃。我总是怀疑这个住在逼仄的杨箕村里,叹乡愁念情色的流动人口,之所以没有成为真正的流氓,是不是以为来没来得及露出真面目的时候就被他的“幼齿”给俘虏了,所以至今没有机会。几年积攒的各种YY只好化为文字换酒钱。

也不知道是不是读多了“流氓”,反正才情是没学到,流氓的低速算是学到了9分。从去年开始看房子开始,碰到各色人等,遇见各种光怪陆离,逼得自己像流氓一样骂人不下三次。忍无可忍的时候,对着他们发飙,然后自己也后悔。怎么脾气这么差,像个流氓一样骂他们。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自己先不尊重自己,我也就不要客气了。这么一想,我看我真是流氓了。只是,张刘二位在“流氓”的道路上呼啸而过,越走越远,路越走越宽,倘若他们碰到真的流氓,会不会也“胸中肿胀”,继而不再像文中流氓一样具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