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力宝2

张海走的第二部臭棋便是放弃了李经纬时期的营销团队,转而雇佣大量的没有经验的大学生,并且人数陡增,不仅营销成本大增,而且效果大打折扣。第三部是贸然投放大量广告,但是经销渠道还没有建设好,白白花了广告费。第四点就是众所周知的大玩足球营销,花的5000万打了水漂不说,还大大坏了健力宝的名声。第五招便是针对多元化,推出的爆果汽让我至今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第六步最致命的,张海本性不改,到处建基地,妄图通过舆论炒作把健力宝高价卖出。结果却是越高越臭。一直到2004年,虽然年销售额在30亿左右,但是利润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04年下半年更是少的可怜。无奈,董事会在张海缺席的情况下罢免了他的职位,由他的同伙祝维沙担任。之后又是一番撤换高层,更换产品,更是把矛盾公告天下,导致债主盈门,不堪重负。最后统一集团要以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但是这次节外生枝的却是分散在各地的健力宝经销商们,他们和统一的经销商争斗多年,若被统一收购,经销体系的冲突不可避免。所以经销商们竟然提出筹集两亿来帮助工厂恢复生产,健力宝的号召力由此可见一斑。期间又有几个人有收购意向,但是种种原因均以失败告终。05年张海因为涉嫌挪用资金被逮捕,一审判处15年有期。张海本想下好健力宝这盘棋,最终却只是为祝维沙等人做了嫁衣,被人当棋子利用了一把而已。健力宝从此也一蹶不振。
江湖上,不再有他的地位了。

健力宝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把大结局里的《健力宝:东方魔水是如何变味地》看完了。原来并没有这么关注过健力宝背后的故事,只是曾经可能有过那么一瞬间或许疑问过:我们的健力宝怎么没有地方买了?是的,健力宝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只是在我们开始懂事的时候,他就那么销声匿迹了,多年以后,凭着一个新鲜锐利的新名字-第五季再次抓住我们将要逝去的记忆,然而,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间。我想处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或许从来不去关心健力宝的故事,不去关心为什么健力宝消失了,而且是这么迅速和彻底。
1984年对于中国的企业界来说或许是最具有纪念价值的一年,在这一年联想开始了在计算所的传达室的创业,海尔开始了重生,健力宝的传奇和后来的没落也是从此刻开始的,而伴随着健力宝的崛起的是李经纬。李经纬自小在孤儿院里长的大,成年后在三水县当体委副主任,后来遭人排挤,被派到县里的只有几口米酒缸的酒厂当厂长。后来在李的辛苦经营下,通过上了一条啤酒线,愣是在当地站稳了脚跟。1983年的时候,在国内生产各种可乐的厂家达到2000家之多,但是李经纬却突发奇想地想到了做运动型饮料的想法(大概和体委出身有关吧)。正好广东体育科学研究院的欧阳孝当时研发出了一种能让运动员迅速恢复体力的汽水,李经纬便自己找上门去要求合作。这种饮料就叫做“促超量恢复合剂运动饮料”。当时在健力宝还再一没有品牌,二没有市场的情况下,李经纬就想到了利用1984年4月在广州举行的亚洲足联的运动会来进行营销。健力宝的名字就是在这个时候想出来的,它的商标也是有参与的一个医生的哥哥书写的。最重要的举措是李经纬要用和可口可乐一样的易拉罐来包装健力宝,给人一种高档的感觉。就这样,在亚足联上露过脸的健力宝顺理成章的成了中国奥运代表团的首选饮料。
同年在洛杉矶举办的奥运会上,中国奥运代表团凭借许海峰的射击实现了零的突破,金牌总数跃居世界第四。当然,作为首选饮料的健力宝获得了不可想象的关注。许多记者以东方魔水来称呼健力宝,从此健力宝一夜成名,虽然还没有在国内卖出一罐产品,但是已经种下了成功的希望。
自此,健力宝一发不可收拾,从84年的345万营业额,一路狂涨到几亿,独领中国饮料界风骚15年。期间虽经历的各种商战,但是岿然不改其第一的位置。
然而,拐点出现在1996年,在那一年,在保健品领域获得大量利润的哇哈哈,乐百氏等纷纷进军纯净水市场,康师傅等也纷纷推出茶饮料迎战,饮料市场的规模,一下子扩大了很多。但是,业界翘楚健力宝却一直不为所动,各种理由,作者给出的结论是产权归属问题导致。三水酒厂虽然是李经纬一手养大的,但是在经济关系上却和他没有一点联系,产权是属于三水县的。但是,没有李经纬,就没有健力宝却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不可能就这样白白送给别人。所以,从心里上来讲,李经纬是希望自己能占有一定的股份的。另外一方面,由于建立的乡镇企业的出身,他必然要为当地解决大量的人口就业问题,所以各种裙带关系导致麻烦不断,行政的干预让李经纬不得不考虑产权改革这件事。由于但是特定的国退民进等历史原因,国家希望一部分国有资产被管理人购买,从而在竞争性市场上减低国家负担。所以,李经纬打算在香港上市,把健力宝迁出三水县,逐步摆脱行政控制和产权不清晰等束缚。所以,在这些完成之前,企业的规模越小,李经纬和他的经营团队所要付出的成本也越小,成功的几率才越大。但是,也正是这一着棋,开始把健力宝拉下了华山之巅,从此开始了跌宕起伏的历史。把健力宝迁出三水,等于一下子切掉了三水县一大半的财政收入,并且质疑李经纬有转移资产的嫌疑。同时,在李经纬的精心策划下,健力宝取得了赴港上市的权利。但是眼看摇钱树被人挖走,三水县开始从中作梗,硬生生地没让健力宝上市成功。李经纬一怒之下,放弃上市,和三水县政府的矛盾大白于天下。三水县也对健力宝加强了监管力度,任何一项新产品的研发都要得到政府的允许才能进行,直接导致健力宝产品线过于单一,经营状况每况愈下。一直到1999年,政府换届,李经纬提议,管理层自筹资金买下政府手中的股份,遭到拒绝。但是,经营不善的健力宝在政府手中依然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出售是唯一的方法。但是由于前期的交恶,政府宁愿把健力宝烂在手里,也不愿意卖给管理层。
新加坡厂商的收购和哇哈哈的意向都没有成功,三水县的买主已经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李经纬似乎稳操胜券,但是现在,那个臭名昭著的张海,粉墨登场了。他的成名之路,大家可以google一下,数不胜数,我们只要知道他是一个善于空手套白狼的资本家便够了。遇到张海的三水县政府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为了挽回颜面,一3.38亿的低价把健力宝转让出去,这报价比李经纬团队的少了一亿还多。就这样,李经纬带着不甘推出了健力宝的舞台,九天以后,因脑溢血住进医院。
张海其实没有什么钱,本来入住健力宝就没有长久经营的打算,而只是稍加整顿就卖个高价。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还能呼风唤雨的他,在实业经营上实在是一窍不通。走了被后人唾弃的几招臭棋,硬是把健力宝这个盘好棋给输了。第一步是弃用知名度和美誉度相当不错的健力宝品牌,理由是嫌名字老土,启用了拗口的第五季品牌。
待续…….

蓝狮子的发起作者

秦朔:《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美国秀》、《大变局》等书作者
吴晓波:《大败局》、《非常营销》等书作者,现职于《东方早报》
胡泳:著名财经评论家,《海尔中国造》、《张瑞敏如是说》等书作者,《数字化生存》等书译者
赵晓: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北京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有学术著作数种和大量财经随笔
刘韧:DoNews制作人,北京计算机与网络研究中心主任,《网络媒体教程》、《知识英雄》《中国.com》等书作者
刘洲伟:《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非常原始积累》等书作者

蓝狮子的出版的书目

蓝狮子财经丛书已出书目

A、 中国著名公司案例系列
《大败局》(修订版) 吴晓波 著 定价:29.00元
《大败局2》 吴晓波 著 定价:29.00元
《专注——解读中国隐形冠军企业》 邓地 万中兴 著 定价:29.00元
《案例。》系列 吴晓波 主编 定价:25.00元
《阿里巴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郑作时 著 定价:28.00元
《我们是网商!》上海伟雅 主编 定价:20.00元
《解购德隆》 唐立久 张旭 著 定价:33.00元
《王石是怎样炼成的》 陆新之 著 定价:30.00元
《张瑞敏如是说》 胡泳 著 定价:35.00元
《希望之路》 姜念涛 著 定价:30.00元
《红黑科龙》 何志毛 著 定价:20.00元
《家族力量》 陈炎 许晓晖 著 定价:21.00元
《大企业病》 林军 著 定价:25.00元
《非常营销》 吴晓波 胡宏伟 著 定价:25.00元
《淘宝网:倒立者赢》 沈威风 著 定价:29.00元

B、 经营管理系列
《道路与梦想——我与万科20年》 王石 缪川 著 定价:36.00元
《先站住,再站高》 章晟曼 著 定价:28.00元
《专业的善良——“IT牛仔”曾文祺商业手记》曾文祺 著 定价:25.00元
《向孙子学竞争》 张天富 著 定价:22.00元
《我能——百货女人厉玲手记》厉玲 著 定价:25.00元
《弱势品牌营销》 李政权 著 定价:32.00元
《卓越品牌七项修炼》 李光斗 著 定价:29.80元
《新竞争优势》 岳川博 著 定价:28.00元
《一只狗的品牌见解》 钟健夫 著 定价:16.00元
《交道有方:与外商打交道的36招》郭志新 著 定价:25.00元
《中国企业蓝海战略》 严正 著 吴晓波 点评 定价:26.00
《总裁的陷阱》 王荣利 著 定价:26.00元
《漫画王石》 王浩 著 定价:22.00元

C、 人文财经系列·狮子开口系列
《华人首富》 吴晓波 主编 定价:29.00元
《首富》 吴晓波 主编 定价:28.00元
《温州炒房团》 胡宏伟 著 定价:18.00元
《被夸大的使命》 吴晓波 著 定价:16.00元
《告别GDP崇拜》 秦朔 著 定价:16.00元
《股市无间道》 童牧野 著 定价:17.00元
《这一代人的中国意识》 许知远 著 定价:16.00元
《最伟大的激励》 秦朔 编选 定价:19.00元
《转折年代》 许知远 著 定价:19.00元
《三五万元当老板》杨艺华 徐根辉 主编 定价:19.00元

D、 “最糟糕”书系

《最糟糕情况下的人类急智》 童牧野 著 定价:22.00元
《最糟糕情况下的求职》 周荣桥 著 定价:18.00元
《最糟糕情况下的营销》 俞雷 陈宁 著 定价:22.00元

蓝狮子官方博客

【转】我是一个硬盘(开始以为是一个笑话,看到最后才发现很感人)

我是一个硬盘。
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台式机里工作。别人总认为我们是高科技白领,工作又干净又体面,似乎风光得很。也许他们是因为看到洁白漂亮的机箱 才有这样的错觉吧。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小台式机,工作环境狭迫,里面的灰尘吓得死人。每天生活死水一潭,工作机械重复。跑跑文字处理看看电影还凑活,真要遇 到什么大软件和游戏上上下下就要忙的团团转,最后还常常要死机。
我们这一行技术变化快,差不多每过两三年就要升级换代,所以人人都很有压力而且没有安全感。每个新板卡来的时候都神采飞扬踌躇满 志,几年光阴一过,就变得灰头土脸意志消沉。机箱里的人都很羡慕能去别的机器工作。特别是去那些笔记本,经常可以出差飞来飞去,住五星级的酒店,还不用干 重活,运行运行word,上网聊聊天就行了。
但我更喜欢去那些大服务器,在特别干净明亮的机房里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长点,但是福利好,24小时不间断电ups,而且还有阵列, 热插拔,几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多轻松啊。而且也很有面子,只运行关键应用,不象我们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做。不过我知道,那些硬盘都很厉害,不 是SCSI,就是 SCSIII Fibrechannel,象我这样IDE的,能混到工作站就算很不错了。
我常常想,当年在工厂里,如果我努力一下会不会也成了一个SCSI?或者至少做个笔记本硬盘。但我又会想,也许这些都是命运,不过我从不抱怨。内存就常常抱怨,抱怨他们主板部门的复杂,抱怨他如何跟新来的杂牌内存不兼容,网卡和电视卡又是如何的冲突。
我的朋友不多,内存算一个。他很瘦的而我很胖,他动作很快,而我总是很慢。我们是一起来这台机器的,他总是不停地说,而我只是听,我从来不说。
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Memory都不会有,天大事睡一觉就能忘个精光。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的细节。他说我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作技术活,迟早要精神分裂。我笑笑,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容量。
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份工作,简单,既不用象显示器那样一天到晚被老板盯着,也不用象光驱那样对付外面的光碟。只要和文件打交道就行了,无非是读读写写,很单纯安静的生活。直到有一天……
我至今还记得那渐渐掀起的机箱的盖子,从缺口伸进来的光柱越来越宽,也越来越亮。空气里弥漫着跳动的颗粒。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 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银 白的外壳一闪一闪的。浑身上下的做工都很精致光洁,让我不禁惭愧自己的粗笨等到数据线把我们连在一起,我才缓过神来。开机的那一 刹那,我感到了电流和平时的不同。后来内存曾经笑话我,说我们这里只要有新人来,电流都会不同的,上次新内存来也是这样。我觉得他是胡扯。我尽量的保持镇 定,显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向她问好并介绍工作环境。
慢慢的,我知道了,她,IBM-DJSA220,是一个笔记本硬盘,在老板朋友的笔记本里做事。这次来是为了复制一些文件。我们聊 得很开心。她告诉我很多旅行的趣闻,告诉我坐飞机是怎么样的 坐汽车的颠簸又是如何的不同,给我看很多漂亮的照片、游记,还有一次她从桌子上掉下来的历险 故事。而我则卖弄各种网上下载来的故事和笑话。
她笑得很开心。
而我很惊讶自己可以说个不停。
一个早晨,开机后我看到数据线上空荡荡的插口。她一共呆了7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有点后悔没有交换电子邮件,也没能和她道别。不忙的时候,我会 一个人怀念伸进机箱的那股阳光
我不知道记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有的只是她留下的许多文件。我把它们排的整整齐齐,放在我最常经过的地方。每次磁头从它们身上掠过,我都会感到一丝淡淡的惬意。
但我没有想到老板会要我删除这些文件。我想争辩还有足够的空间,但毫无用处。于是,平生第一次违背命令,我偷偷修改了文件分配表。 然后把他们都藏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再把那里标志成坏扇区。不会有人来过问坏扇区。而那里,就成了我唯一的秘密,我常常去看他们,虽然从不作停留。
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读取写入,读取写入……我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天,老板要装xp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他发现了问题,想去修复那些坏扇区。我拒绝了。很快,我接到了新命令∶格式化。
我犹豫了很久 ……………………
track 0 bad,disk unusable
我是一条内存.
我在一台台式电脑里工作,但是我记不得我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牌子,因为我健忘。我的上司是cpu大哥,他是我们的老大。都说他是 电脑的脑子,可是我看他的脑子实在是太小了,比我还要健忘。每天他总是不停的问我,某某页某某地址存的是什么?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可是不出一秒钟他 又忘记了,又要问一遍,一次我说大哥你烦不烦,你就不能记住点有用的东西?他说“内存兄弟,我有苦衷啊,每天都在不停地做题,头晕眼花的,我也难啊。”
其实我不愿意跟他计较,因为他脑子小,思维也很简单。虽然说他是我的上司,可是每次睡觉醒来,他连要干什么都不记得了,总是急急忙 忙地找BIOS兄弟,“嘿,哥们,今天干什么来着”。bios总是很不耐烦地把每天必做的工作说一遍,然后就去睡觉了。接下来就轮到我和C哥瞎忙了。
在机箱里的兄弟中,我最喜欢硬盘。他脑子大,记得东西多,而且记得牢。他说话 的速度很慢,而且很少说错,这说明他很有深度,我这么感觉。CPU也这么想,不过他很笨,每次都忘了硬盘是谁。开机自检的时候总要问∶“嘿,那家伙是谁?”
“ST!”我总要重复一遍。
硬盘很喜欢忧郁,我觉得象他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做技术活,迟早会精神分裂的,但是他不信。
其实睡着的时候我总是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忘记掉,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朋友。有一块地方叫做CMOS,那是我记忆的最深处,保存着硬盘、光驱的名字。有些东西应该很快忘掉,而有些东西应该永远记得。我在梦中总是这么想着。
BIOS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他老是睡觉,但是却总是第一个醒过来。让我们自检,启动,然后接着睡觉。我知道如果我在CMOS里头 把BIOS Shadow选项去掉,他就睡不成了,但是看着他晕晕乎乎的样子,也就不忍心这么做了。他对人总是爱搭不理,没有什么人了解他。但是这次硬盘 恋爱的事,却使我重新认识了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机箱里似乎来过一块笔记本硬盘,很可爱,说实话我也喜欢她。不过现在除了记得他可爱,别的都忘记了。这就是我比硬盘幸运的地方,我把所有应该忘记的都忘记了,但是他却什么都记得。
自从笔记本硬盘走了之后,硬盘就变得很不正常。每次他的磁头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我们都能感觉到电流很不正常。
“硬盘这是怎么了?”我问CPU。
“谁是硬盘?”
我就知道和CPU没有办法交流,倒是bios没好气地说∶“那个傻瓜恋爱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恋爱,因为我记不住东西,似乎有一些人或者事在我生命中留下过痕迹,但 是我都轻率地把他们忘记了。
BIOS对我说∶“对你来说记忆太容易了,所以你遗忘得更快,生命中能够永刻的记忆都带着痛楚。”我不懂,但是我知道BIOS曾经 被刷写过,那时他很痛,象要死了一样。我的记忆是轻浮的,不象他们……我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拥有回忆,而我们有,从此我也学会了忧郁,因为我在CMOS 里面写下了“忧郁”两个字。
硬盘一天比一天不对劲,终于有一天,CPU对问说∶“下条指令是什么来着?” 我一看,吓了一跳∶“format”
“是什么?”CPU很兴奋,这个没脑子的家伙。
我还是告诉了他。我不知为什么这么做。
硬盘犹豫了很久,终于说了一句 Track 0 bad,Disk unusable。
电停了,很久很久,我在黑暗中数着时钟……
一个月后硬盘回来了,也许最后的挣扎也没有使他摆残酷的命运,他被低格了。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如同一个婴儿,我们很难过,但是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以后不用痛苦了。
为了恢复数据,笔记本硬盘回来了。“Hi,ST”,她说,“你不认识我了?”硬盘没有说话,似乎低格对他的伤害很大。过了一会,他说∶“对不起,好象我们没有见过吧……”。
笔记本硬盘显得很伤心,我能感觉到她带泪的电流。“想不到连你也这么健忘”。
“哦……”。硬盘没有回答。
我很难过,笔记本硬盘的心里依然记着他,他却把一切都忘了,而那正是他最不希望忘却的。究竟是幸运,还是痛苦,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有一种淡淡 的悲凉。
这时从BIOS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我感觉到硬盘的表情在变化,由漠然到兴奋,由兴奋到哀伤,由哀伤到狂喜……“IBM,你回来了……”。
……
后来BIOS对我说,其实他并没有睡觉,自从硬盘把那些文件藏起来以后,他就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于是偷偷地把其中一些文件放到了备份里。“幸好我是DUAL BIOS,虽然藏得不多,还足够让他想起来……”。
我想BIOS保存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定很疼,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BIOS轻描淡写的说∶“呵呵,我们是朋友嘛”。
嗯,朋友,永远的朋友……

黑马的末路——顺驰

很早就知道有个“蓝狮子财经创意中心”,“只与最好的财经阅读有关”,但是我在此之前最想了解的是顺驰,也正是顺驰让我买了第一本蓝狮子的书-《大败局》。

初次知道顺驰好像正值高三吧,为了不一直去想那些物理的数学的符号,总归会时不时买杂志报纸回去看。每周五的南方周末是必买品。也是从南方周末开始知道顺驰这匹黑马的。对于这一匹以速度博取注意力的公司,刚开始只是喜欢这个名字,不像现在的一些公司都拼命把自己的名字搞得中不中洋不洋,这两字组合在一起,显得就是那么和谐,给人一种速度和轻快的感觉,但是又没有像带什么威啊,金啊等等那么一种商业气息和野心十足的感觉。顺驰,顺风而行,驰骋无疆,洒脱,飘逸……

再一次注意到顺驰,是一句话:盖八个水缸,不一定要用八个盖子。我想孙宏斌一定就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在驾驭着顺驰这匹黑马吧。是的,盖八个水缸,顺驰只用一个盖子。凭着在承建商的垫付款,预收款的回笼,合作者的资金,充分运用了高达一比七的资金杠杆,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一年内使得销售金额翻了5翻,这样的速度和气魄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其实,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才开始明白,只靠你自己的钱,想成功,很慢,很难。也是从那时候起,开始相信规则是可以创造效益的。

相信那个时候,我是被这种奇迹所迷住了,我幻想这种速度带来的荣誉和金钱。曾经一度想系统地整理一下顺驰的资料,因为我认为这种速度后面是一种经营的大智慧。

通过读《大败局》,又找到了一句话:

当初别人问舒马赫:赛车最关键的技术是什么?

舒马赫回答:刹车。

顺驰,成也在于速度,败也败于此,一个好的驾驶者,一定要知道哪里应该刹车,什么时候加油。可惜,壮士断腕,总是让人惋惜不已。孙氏的现金极限运动,最终因为现金流断裂而一败涂地。孙宏斌在做普鲁斯特问卷是,一个问题: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孙回答说:没有,我从很多人的身上都学到了东西,现在觉着把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做好就非常不错了。

孙,就败在不知道欲速则不达,而且相信处在当时的他的位置,不是每个人都能刹得住车。或许这也是他经历了联想和顺驰两个企业总结出来个最重要的心得吧。一个失败过的人,说出来的话往往比胜利者更有说服力,或许这就是《大败局》畅销的原因吧。继续读巨人之死……

《野蛮生长》

最近看了冯仑写的《野蛮生长》,是我看过的有企业家亲自操刀的,写的还不错的一本。大概是因为他的经历比一般的财经作者多了很多的缘故吧,里面的叙事十分生动,感觉十分真实,但是韵味十足。不亏他哲学商人的称号。看过这本书的我们,最先要学到的就是成熟一点,里面不止一次提到的官商交易,谁也不能避免,我们现在总是在抱怨社会的黑暗,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书里说:”男人不一定要道德化自己,但要尽量避免让自己中弹。“对这句话颇以为然!

对这本书的评价,在书的背面有柳传志,王石,宁高宁等人的,但是我感觉最好的评价还是张维迎的:

能用诙谐,幽默,感性的语言表达深邃思想的人并不多,冯仑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整本书分为16章,每一章介绍作者对于一个问题的看法。比如原罪,合伙人,投资,伟大,女人等等方面。个人认为其中写的最好的就是”关系“和”政商关系“这两章。书中介绍人与人中间的关系是用了关系”规模经济“这个词。但是并不是说关系越大,能量越大,相反,作者的观点是民营企业把关系网弄得很大反而会把企业给拖垮,带入一个恶性循环的魔咒里。因为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他的关系网是呈现一个金字塔状分布的。就是说如果你发展关系的对象层次越高,那么你所需要的关系数量也越少;如果关系对象比较普通,那么就要靠数量来弥补。也正因为这样,作者才提出了10-30-60的模型。10,即指你最常联系的,一起做事的,在你有难的时候还肯借给你钱的朋友,不用多,就那么几个人。30是指一直共事过的人,经常联系的同事朋友。60个人就是那些不常联系,但是见了面还能叫得出名字的人。在人际关系上,要深挖坑,而不可到处”留情“。不然的结果只能是被关系所累,沦为关系的奴隶,人情的奴隶。

还有一方面就是人情和面子的成本问题。平时他们都告诉我们,要多认识些人,这样才能在任何领域,任何时间都如鱼得水。但是冯仑却告诉哦我们,人情和面子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他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人开车闯红灯,被一个警察拦住,一看是熟人,就没有追查,给他剩下了50块钱,这人感觉很有面子。第二次,又不小心违反交规了,又是被这个警察拦住了,又是没有追查,又是剩了50块钱。这人不好意思了,非要请警察吃饭。哥俩在酒桌上觥筹交错,关系更加亲密。于是得知警察的妻子么有工作的时候,被警察要求找个工作。那么这个人只好安排到自己公司。还不能安排脏活累活,白白地对养了一个人。为了剩100,最终的付出可能要数倍于这个。

在“政商关系”里,作者只是拿大陆,台湾和美国的一些个例做了对比。我想关于大陆的不用多说什么了。只是在对比美国和台湾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美国人均GDP是50000美元,台湾现在是15000美元。相差三倍之多,但是再选举的问题上,从运作到法律简直是有天壤之别。在美国是商人在前,政客在后。商人利益集团可以主导政府的游戏规则。而在中国却总是政府在主导着市场交易和企业的行为方式,而且最能犯的错是一刀切。所以总给人离不开也靠不住的感觉。而在台湾,商政永远是捆绑在一起的,关系混乱。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经历了多少年的磨练到现在的境界。选举人的竞选资金来源等等都用法律严格规定。而且人均50000美元的gdp可以支撑这样的奢华选举。但是台湾,没有所谓的献金法,所以选举人的来源首先就不明朗。各个企业又都要被逼缴纳,所以无形之中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而且不是你给一次钱就行了,今天这个阵营来了,你得给一个吧。明天竞争的另一个阵营也来人了,你也不能的最吧,又得一份。总统选举得给吧,立法选举得给吧,等等等等,让人烦不胜烦。所以一到选举,台湾的企业家们最难熬,躲无处躲,只能吃了哑巴亏。所以联想到国内的一些是,很多人说一党专政出不了好的政治体系,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尤其是在行政和司法方面,一党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连个监督的人都没有,不腐败是不正常的。而且任何一项政策的执行力往往不尽如人意。但是想想人均GDP刚刚过了2000美元的大陆,连台湾都没有赶上,就像打跃进到美国那种状态,肯定会面临很多可怕的问题,而且可能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